http://www.j-kanban.com

新疆于田县教培中心学员:是职业技能教育救了我

上世纪90年代以来,境内外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暴力恐怖势力,即“三股势力”在中国新疆策划并组织实施了数千起爆炸、暗杀、投毒等系列暴力恐怖事件。面对复杂严峻的反恐斗争形势和各族群众急切要求打击暴恐犯罪的强烈呼声,中国政府果断采取坚决措施,依法严密防范和严厉打击暴力恐怖犯罪。新疆立足疆内实际,通过帮教工作,最大限度地团结教育挽救大多数有轻微违法犯罪行为的人员,避免其成为暴恐主义和极端主义的另一受害者和牺牲品。

当前,新疆呈现出大局稳定、形势可控、趋势向好的态势,已连续21个月未发生暴力恐怖案件。新疆依法开展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工作,其目的就是要从根本上消除滋生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的环境和土壤,将暴恐活动消除在未发生之前。近日,央广记者孙莹、吴卓胜走进新疆和田地区于田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听到学员说“宗教极端让我走向暴恐,是职业技能教育救了我。”看到这里“把需要工作的人,变成工作需要的人。”

“职业教育培训把我们救了”

在和田地区于田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茶叶厂,学员阿布都赛麦提•麦提西日普和妻子斯普热木汗•图尔荪身着企业工装,熟练地包装着茶叶。曾经,受宗教极端思想影响,阿布都赛麦提不允许妻子外出工作,自己开的小餐馆儿也不欢迎非穆斯林进入。

阿布都赛麦提:“极端思想的那种人要求我们,穆斯林和非穆斯林要分清楚,最好不要让他们进门。”

新疆于田县教培中心学员:是职业技能教育救了我

学员阿布都赛麦提·麦提西日普向记者讲述。  本文图片均来自“中国之声”微信公众号
在宗教极端思想的影响下,阿布都赛麦提要求女性服务员蒙面罩袍。

阿布都赛麦提:“我们统一了一下她们的服饰,都是黑色的长袍,然后戴头巾,我们当时的思想就是这个。非穆斯林制定的制度不应该执行,对所有的非穆斯林人、对所有的国家制度,他们都是排斥的一个状态,拿宗教来控制别人。”

来到教培中心,阿布都赛麦提通过学国家通用语言、学法律、学技能,思想发生转变,他认识到自己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

阿布都赛麦提:“教育转化对我们来说是把我们救了,也就是说我们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就说我吧,以前那样往下走下去我可能会是一个罪人,更极端的,可能会杀人放火什么的,也就是说暴恐分子。通过这个学习,学习法律,国家的政策、法规,把我们救回来了。”

“夫妻第一次拍结婚照”,宣告不再受宗教极端思想束缚

现在,阿布都赛麦提和妻子已经成为教培中心茶叶厂的正式员工,每人每月有1500元的保底工资,是当地的平均工资水平,干得多还有绩效,最多时两人拿了4000元。更大的变化是,现在由妻子斯普热木汗管钱,这是这个受宗教极端思想感染的女人以前不敢想的事情。

新疆于田县教培中心学员:是职业技能教育救了我

学员们在教培中心茶叶厂实现就业
茶叶厂采取企业化管理,不仅保证了周末双休,还安排他俩住进了“夫妻楼”。二十平米的房间被打扫得很整洁,他们还第一次拍摄了结婚照,挂在了客厅最醒目的地方,宣告他们不再受宗教极端思想“不允许拍结婚照”的束缚。

阿布都赛麦提:“大家的思想跟以前不一样了,有了一个明显的比对,他们就很自然地接受了现在的学技术以后才能挣钱,或者是有知识才能挣钱,已经有了这个意识。很多人都愿意留在这里,就是鞋厂、裁缝厂(干)下去的这个念头有了。比如说我吧,我也想在这个茶叶厂继续工作、继续发展。”

新疆于田县教培中心学员:是职业技能教育救了我

学员在教培中心纺织厂操作织布机器
园区内多种工作岗位,激发学员就业创业

正如阿布都赛麦提说的,在教培中心的园区里,除了茶厂,还有印刷厂、制糖厂、电子商务、制鞋厂、服装厂的工作岗位,吸引着学员们就业,也激发着他们的创业热情。于田县副县长阿迪力•阿不都艾尼告诉记者: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