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j-kanban.com

最新资讯:Facebook 变相贩卖用户数据并打压对手,更多细节将披露

英国数字文化媒体和体育委员会主席 Damian Collins 本周三

公开了 Facebook 一系列内部邮件。

邮件内容显示了 Facebook 公司在处理用户隐私问题上的一些重要细节。

这些邮件是两周前英国议会以强制手段从美国公司 Six4Three 的创始人处获得的。这家公司正与 Facebook 打官司,其创始人声称自己手中掌握了有关 Facebook 用户隐私政策的内部资料。于是,英国议会在他出差伦敦期间派武装人员拜访了他的酒店,向他索取了资料。

这些文件受到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高等法院的约束,按规定是不得公开的。Facebook 也曾在英国议会获取文件后表示抗议。但是英国议会还是公开了这些资料。

邮件内容显示,Facebook 确实曾考虑通过变相贩卖用户数据来盈利,而且曾以不公平的手段打击过竞争对手。Facebook 已经对其中的部分内容进行了回应。

区别对待,对企业开放用户好友数据白名单

Facebook 在 2014 年修改了其隐私政策,不再允许第三方开发者访问用户的好友数据。但 Damian Collins 声称,虽然这一政策已经在 2015 年春季开始施行,但该公司实际上仍然与部分公司保持着“白名单”协议,允许这些公司在此后仍然保持着“完全访问 Facebook 用户好友数据”的权利。

电子邮件显示,Airbnb、Netflix 和 Lyft 均在白名单之列。Facebook 建立了一个审批系统来决定某些公司是否会被列入白名单,并且在邮件中数次讨论了这些公司在平台上的广告支出如何,以及该公司是否应该获得特殊待遇等等。

这个问题是 Facebook 剑桥分析丑闻的关键。因为在该事件中,有开发者与剑桥分析公司分享了 Facebook 用户的好友数据。Facebook CEO 马克·扎克伯格周三对公开的邮件内容做了回应。他撰文叙述了 Facebook 在 2014 年出于安全目的而关闭第三方应用的好友数据 API 接口的思路,也表示 2015 年的政策转变“是保护我们社区的重要变革,并且我们已经实现了目标。”但是却只字未提白名单的事情,也没有否认它的存在。

Facebook 官方在另一篇博客文章中对此给出了更详尽的答复:“‘好友数据’(friends’ data)和‘好友列表’(friend lists)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我们在 2014/15 年更改了平台政策,以组织第三方应用访问用户的好友数据。剑桥分析的历史教训证明了这是正确的做法。对于大多数开发人员来说,我们还限制他们访问好友列表的权利,除非用户的好友也在使用该开发人员的应用程序。但是在某些情况下,必要时,我们允许开发人员访问用户的好友列表。但注意不是好友的私人信息,而只是好友的名单(比如姓名和个人资料照片)。

另外,在某一功能开放公测前,邀请有限的数名合作伙伴参与测试,加入白名单,也是常见的做法。

——Facebook《对 Six4Three 文件的回应》

向开发人员收取数据费用

Facebook 还在邮件中就向开发者收取用户数据使用费进行了详细的讨论,其中大多数的探讨围绕广告费而展开。

2012-2013 年,扎克伯格不止一次地在邮件中描述了收取数据访问费的可能性,并强调了扩大收入来源的必要性。在 Facebook 合作伙伴关系主任 Konstantinos Papamiltiadis 撰写的一封电子邮件中,他提出了一种假设:只允许每年在 Facebook 移动端花费 25 万美元以上广告费的公司访问 Facebook 的用户数据。

扎克伯格撰文中回应称,讨论归讨论,Facebook 并没有真的向开发者收费。

像许多公司一样,我们进行了很多内部讨论,提出了不同的想法。但最终,我们决定采用一种模式,就是继续免费向开发者提供数据平台。开发人员可以根据需要自行选择购买广告。这种模式运作良好。我们在思考后决定不像 Amazon AWS 和 Google Cloud 那样向开发人员收取平台使用费。需要明确的是,我们从未出售过任何人的数据。

——扎克伯格

监控竞争对手和收购目标

Facebook 旗下的移动端 VPN 工具 Onavo 被发现在后台秘密监视用户的应用使用情况,并将数据发回 Facebook。

Facebook 被公开的内部文件显示,该公司利用这些数据来监视竞争对手,物色收购目标。该公司通过 Onavo 发回的数据制作了 Snapchat、Twitter、Skype 和 WhatsApp 等公司的增长率图表。

归档日期为 2013 年 4 月的一张标有“高度机密”的图表显示,用户每天发送的 WhatsApp 消息的数量在快速上升。根据 Onavo 的专有数据,WhatsApp 被用来每天发送 82 亿条消息,而 Facebook 自己的移动应用每天只发送了 35 亿条消息。十个月后,Facebook 以 190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 WhatsApp。

“他们不仅评估有多少人下载了某款应用程序,还评估他们使用这些应用程序的频率。他们靠这些数据来决定要收购哪些公司,以及将哪些公司视为威胁,“Damian Collins 表示。

关于 Onavo 的数据收集行为,Facebook 回应称,这件事一直是公开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