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j-kanban.com

违法行为通报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我们是谷城宏泰水电公司的职工,我们公司的前任总经理敖正明利用职务之便,将我们公司位于谷城过山锅底湖村厂区的车间厂房和土地等登记到了他个人占绝大部分股权的谷城宏泰气体公司名下,为此,水电公司要求他变过来,他虽然口头答应,但就是迟迟不予办理,为此,引起了我们水电公司广大职工愤慨,不得已将气体公司告上法庭,开庭时我们部分代表去旁听了,敖正明口口声声说什么他们不归水电公司管,现土地房屋已经登记,合理合法。这完全是不讲理,敖正明借在宏泰水电公司任总经理职务,侵占宏泰水电公司资产,做了一些手脚。好象做了就是对了,天下哪有这个道理,要说他啥都对,那还要法院干什么,人民法院就是为民作主的地方,在此,我们广大职工想把我们对此事的看法和想法给领导汇报一下:
  锅底湖村的土地和厂房是我们宏泰水电公司为了解决安排我们富余职工的出路而出钱买地建设的,建好后也一直都由我们水电公司的员工在那儿工作上班至今,里面的很多设备也是我们作为水电公司职工,由水电公司向我们集资购买的,过山土地与厂房这么多年来一直是由我们辛辛苦苦一砖一瓦的建设起来的,是我们广大职工赖以生存的家园。现在前任领导损公肥私,将水电公司职工赖以生存的家园变成了他的财产,严重侵占了水电公司的财产,水电公司本身就是广大职工作为股民设立的公司,敖正明应该认识到,搞经济,首先是法治经济,没有法治,没有规矩,就谈不上建设一个健康的市场经济环境,市场经济的每个参与者,都应对法律抱有敬畏之心,都必须尊重法律。依法制企是对企业经营管理者最起码要求,无论敖正明与企业是何关系,依法经营是最起码的底线。如果逾越了这条底钱,侵占了我们的资产,必须受到法律惩罚。
  敖正明代表的气体公司还严重侵害了我们广大职工生存的权利,是对水电公司合法财产的恶意侵犯,我们广大职工对此坚决不答应,坚决支持水电公司要回土地和厂房。我们强烈要求人民法院依法纠正敖正明的错误做法,维护我们广大职工生存的权利。
  敖正明利用职权、假公济私,损害职工利益的事情,尤其是其手段卑劣,编造证据,为达到他的非法目的,到法院起诉我们水电公司,而且让自己的律师代理四个原告,为了不露馅,故意让四个所谓的原告不出庭,在法庭上,他和他的律师一唱一合,演出了一场场闹剧,这哪是什么开庭呢?这完全是在演戏,我们水电公司的职工旁听了这四个案子的开庭,看他们在法庭上这样表演,十分的气愤,不能让敖正明和他幕后操纵的律师达到混淆视听的目的,绝对不能让国家和职工的利益遭到不必要的损失。
  我们谷城宏泰水电公司过山制氧厂始建于1989年10月20日,原本是为了分流安置水电公司富余人员而兴办的第三产业,后来为发展壮大制氧厂,在2005年4月12日注册成立了谷城宏泰气体有限公司,系水电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实际上是以制氧厂为基础,是在制氧厂原址和原人员、设备的基础上设立的,生产设备和人员全都是共同的,即一套班子、一个厂子、两块牌子。2007年初,为支持制氧厂的发展,水电公司又出资在谷城县经济开发区锅底湖村征地约20亩,并出资在该地块上建设了新的液氧、医用氧分装车间,2008年5月建好后水电公司就把该厂区的厂房、设备等资产租给宏泰气体有限公司使用。2011年9月9日,宏泰气体有限公司增加了6位个人股东(包括敖正明),注册资本也由50万元变更为800万元,水电公司的出资额仍保持50万元不变,敖正明的出资额为560万元,是享有三分之二表决权的绝对控股股东,并一直担任宏泰气体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是宏泰气体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13年前后,敖正明利用担任气体公司法人代表和水电公司总经理双重身份,未经水电公司同意,私自将过山制氧厂土地及房产登记到气体公司名下。水电公司发现后,多次要求敖正明纠正错误,但敖正明拖着不办,迫使水电公司于2018年元月10日向你院起诉,要求气体公司将该土地和房产权变更到水电公司名下,该案于2018年2月7日开庭,在法庭上,敖正明及气体公司代理律师程东海一口咬定过山制氧厂资产就是气体公司的,与水电公司没有任何关系,完全不实事求是,颠倒黑白。
  由于敖正明多次利用职务之便严重损害水电公司的利益,2015年10月20日,水电公司临时股东会决议由董事长余襄城同志代行总经理职责,停止了敖正明水电公司总经理职权。此后,谷城多家个体户拿着2013~2016年期间敖正明经手的近百万元的欠款单找水电公司报销,水电公司本着实事求是和包容的原则,对这些欠款的记帐情况进行核实和甑别,先后支付结算了60多万元的欠款,余下的30余万元全部是高档烟酒,既没有水电公司员工经办,又未在水电公司入帐,因此水电公司拒绝结算支付。但敖正明却指使这些个体户中的四个分别状告水电公司,四个案件于2018年3月7日全天开庭审理,气体公司和敖正明的律师程东海代表四名个体户出庭,敖正明代表他本人及宏泰气体公司出庭。在法庭上,两人一唱一合,形同一人,对程东海所说的情况,敖正明全都承认,并且二人异口同声的都说敖正明只代表水电公司购物、只该由水电公司来还钱,可以明显看出以上案件实际上都是敖正明与他的律师程东海一手策划、自导自演的一场闹剧。
  律师程东海从2001年至2014年起一直担任宏泰水电公司律师,2015年后随着敖正明被水电公司停职,程东海也不再担任水电公司律师,但一直代理气体公司的案件代理律师。程东海在水电公司担任法律顾问长达十几年,但现在为了一已之利,竞然与敖正明串通一气,颠倒黑白、歪曲事实,违背了法律工作者的职业道德,丧失了做人的底线。尤其是程东海在法庭上代理四名原告时,举出一个个所谓敖正明签字报销单上,除了原告名,敖正明的名字,也无财务人员审核,分管领导审核,签名,与正规报销单对比,一看就是假的,事后伪造补的。还有明明是宏泰气体的帐,故意写宏泰二字,混淆视听,颠倒黑白,商户的记帐,有些涂改地方,一看就不属实,所以,希望法院领导认真调查,查凊事实,主持公道。
  总而言之,敖正明利用他身兼水电与气体两个公司的经理职务之便,大肆侵吞水电公司财产,最典型的就是明明过山的土地与厂房是水电投的资,他却在租赁期间,竟然把过山土地与房屋办理到他的气体公司名下,这还不够,就连他自已吃饭招待客人,买油买肉的欠款也企图赖到我们水电公司的身上,让国家和职工为其背上不应承担的债务.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