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j-kanban.com

想逃难古楼镇有些领导的摧残

  我李永财重庆市合川区古楼镇摇金村人士、未婚重度残疾15岁开始患病,因强直性脊柱炎病28年,每天忍受多关节痛苦,好入时刻被皮鞭的抽打。严重得罪古楼镇有些领导不敢在老家住,母亲七旬多一直在外面菜地给别人种菜劳动、平时有空就捡些破烂废旧买。因老家的住房严重危房不能住人,我与母亲都没有住房一直租房住。今年母亲祝明珍四万元买到一套二住房。(修建商说他们在合川区三庙镇七间、修建很多六层楼商品房,都是地方官员暗中保护修建的非法房,没有领导暗中保护、哪位都不能够修建、以后上面问道查到要说是大家出钱修的,或说成旧房改扩建的、不要说买卖的)。因此房是非法建筑的商品房没产权证、所以很便宜,室面积67平方米才四万元。签合同付款时里面水、电、气全部是通的。就是看见母亲老了没有住房,母亲七旬多还在外面劳动与捡垃圾,就是想有个遮风避雨也知足,希望母亲以后有个安身之处。因严重得罪古楼镇有些领导,地方些领导说:得罪他们就要倒很大的霉,一句话就要把我整很远,打招呼整我,说房子天然气没有上户需要另外加钱,故意气我病加重不好,怕以后又找其他方法、因断天然气逼迫不能生活做饭,实在没有办法买房的说:“你告了祝星他们与些领导要收回”。孙娟找他的亲戚、七间孙少刚来执笔写合同,11月7日又把此房转让给别人。好心人说你严重得罪古楼镇有些领导,他们想方法设法想把你逼回老家、有什么事情不方便、以后走到人少、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冤整你更容易、或给你做个车祸事故收了你,你严重得罪古楼镇领导、更不能到敬老院里面去生活住,不然整你更悲惨可伶、外面谁知道。现在我与母亲都没有住房,申请求领导看在合川租一个廉租房、还是修建怎么办。我多想逃难到省外简单好好生活,远了有残疾不方便、也怕人生地不熟、找人来跟踪冤整我说不清。因住房是生活的大事,求求领导一定帮我找个、只要能够简单遮风避雨、煮饭睡觉的地方就可以。本来七旬多母亲外面劳动、与捡废旧品,买个便宜的房子,既为领导分忧了,本想简单好好过、可是因得罪古楼镇有些领导、利用关系故意把我天然气停了,逼得我没有住房。后悔残困以前得罪地方领导、求求领导开恩不要找人算计我了。我有三位视频证据证人说出,此房有天然气是上了户的、故意整我,现网上发出,怕以后领导利用权势打招呼、无人敢帮我做证。我没有住房在2018年11月28日、带上重度残疾证与五保特困户供养证,到合川区信访办哪里申请廉租房,合川区信访办领导答复:“叫我回去他们马上联系地方领导解决”。29日我又到古楼镇给两位镇长反应此事,及相关部门书面形式申请、并说明求地方领导、不要想方设法逼迫我到敬老院生活、及求领导救助报销药费。我得罪地方领导、绝不到敬老院生活住、怕借此报复整死我,求求地方领导不要推卸不管。若推卸不管、我过段时间想到外地租房住、以后找捡废旧买什么的希望缓解点房租开支,也多些尊严、求人苦与累呀!简单好好生活。本身有病残、痛苦不堪,好入活受罪,违法后更加悲惨,所以不管逃难到哪里,违法的事情不会做的;因我得罪了地方很多领导,求求领导放过我不要跟踪来、陷害报复打麻烦整我。加上我的强直性脊柱炎受寒就会加重疼痛,我明年想到热带地区租房简单好好生活,淡忘这些、远离地方有些领导的摧残养生。想远离这些,哀求地方领导不要反扑报复放过我。
  这段是位用汽油自杀的真实文章敬请耐心读完、一个悲惨噩梦命运。我李永财 住:重庆市合川区古楼镇摇金村人士,患病28年、因病生活困难瘫痪在病床上,曾经在2008年《自杀渴望生命》文章里面写到这样一段:我真的不想自刹,自刹是我无数次求助无门所走的下策。残疾人受他人歧视没有尊严,我忍受不住痛魔;党的政策如此美好、我的自刹希望能够引起有关部门关注,希望地方个别官员不要利用权势欺上骗下;希望其他个别残疾弱势苦难者、得到一片蓝色的天空,有些个别残疾人真的很可怜,希望身边的亲友多点爱心;因我深深的体会到有些困难人的痛苦,希望我的自刹、让其他残疾困难人过得好些。我不想在家自刹,不然地方基成领导利用权势封锁悲苦情况;我想坐车到重庆下车找个人多、又不伤害他人无辜的地方自刹。2008年10月23日、好心人再次把我背到合川区古楼镇政府民政求救,以失败回家;2008年10月23日我又以短信方式、向古楼镇党委袁书记手机发送:“我是困佛村李永财请求救助、忍受不住疼痛就会自刹”。两次短信求助没有答复。走前在家中留下我的一封遗书是:“把我的财产捐献给哪些残疾困难者”。我汽油自杀后经重庆市、及合川区公安局、卫生局、市区民政局、等五大部门调查开会了解我情况,说我是生活困难、无数次求助地方有些领导不管、承受不住病痛的折磨引起的。好象在出事后的第六天,合川区残联的丁科长突然来到我的病床边给我说:“等会有领导来问你、你莫说出你向合川区有些领导、及区残联求助过、及用电话反映过:你忍受不住疼痛若求助不行就会自杀的事、等你烧伤治疗好后、我们保证马上给你手术股骨坏死”《出事前有几次我与残联丁科长通过话,其中有一次通话录有音在我的手机内存卡里面,出事后被重庆警察拿去了;残联丁科长叫我莫说出这些;加上出事后我吓到了、我就听了区残联丁科长的话,那时经历少也想得简单、单纯真诚容易受领导的欺骗、就同意答应不说出这些。一小时中央残联有两位领导在我病床边、问我情况说:“你向上级领导反映求助此事没有”,我答复:“(我无数次用电话也向合川区残联、区政府有些领导求助过说成没有)我只向地方古楼镇的领导无数次求助反映过(太久了还有些谈话我记不清楚了)等”。我在2008年自杀后古楼镇政府有些领导、每两天换三位镇领导轮流在医院、负责守我的安全烧伤治疗两个多月、地方有些领导说:“你敲锣打鼓到重庆自杀、害得我们受到市区批评、全镇领导奖金扣完、你自杀后当晚地方有几位领导、还被重庆有些警察审问了一夜、还写了很多材料,我们家人生病就没有这样来医院守过、受过这样的气,你出院回家以后、就知道得罪我们的下场。我汽油烧伤自杀后合川区、镇各级有些领导都了解、有些假装不知吗?本来直接治疗股骨坏死、我更应该写些更多感谢、地方领导的文章来;本来这事情应该很简单的。本来上面有些领导要求说了、烧伤治疗后就治疗我股骨坏死,可地方有些领导痛骂我去死有录音为据,有熊志强承认威胁欺骗恐吓、说要整我的录音为据,想尽办法整我、报复骗我出院有录音为据、欺上骗下不给我治疗股骨坏死骗我出院。很简单明显的说明、是地方有些领导利用权势、控制我治疗报复整我呀!地方有些领导说:“得罪地方有些领导他们一句话、把你整得很远、你就要倒很大的霉”。若地方有些领导哪次、有点点慈悲良心道德关心困难人、就不会对个瘫痪悲惨的病人这么残忍毒害。明显简单进一步说明了、有些地方的困难人、得罪有些领导悲惨噩梦呀;在这些事实面前有些领导利用权势报复、残害整我还需狡辩吗?我严重得罪地方有些领导就是这么来。
  我李永财古楼镇人士,古楼镇有些领导利用权势做些材料欺上骗外;对下利用权势坑压蒙骗残害出尔反尔、受冤屈苦难的还是有些弱势群体。2008年我因病瘫痪在病床上、生活困难自杀后、地方领导受到上级严峻批评,就严重得罪地方有些领导,其中就有熊志强,现地方有些领导、及熊志强当上古楼镇长有权势、出尔反尔反扑报复想些办法整我说、以前古楼镇领导签字、政府盖章通过、教的承诺给李永财药费全报销特殊解决的;我们上报以后不给你五保户、药费报销未必还能把我怎样、你想治病、报销以为就可以吗?党的政策如此美好、上级经常强调说:地方领导要关心解决好五保户、残困难人的疾苦民情。可是到了地方政策,有人士亲戚关系好办事、有些没有人士关系、或者有些曾经得罪过地方领导;有些地方领导不择手段残害、毒害这些困难人、到医院控制治疗残害生命,来欺上骗下。附近有些好心人说:“看你残疾关节痛苦,地方有些领导还要报复摧残、整一个苦命残困人简直没人性”。 本来上级说解决好、五保户与残困人的民生民情,2018年我多次到古楼镇报销、残困五保户住院药费,地方有些领导说:“以后取消报销,一年给你临时救助一次、你自付2千元门坎费,2千元以后按60%的救助,2万封顶,多余负担不起的就由、你家七八旬老人想法供养残困儿孙”。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