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j-kanban.com

酒后打交警的县委书记王武亮重出江湖接棒“跑路”的彭旭峰前腐后继

  酒后打交警的县委书记王武亮“重出江湖”接棒“跑路”的彭旭峰“前腐后继”大搞“家天下”

  据媒体报道,2005年10月4日晚,湖南长沙雷锋大道发生一起因交通纠纷引发的事件。时任望城县委书记王武亮酒后连殴多名交警,并对执勤交警大声叫嚣:“我是望城县委书记,一把手!你算什么东西?!”事后,这个猖狂霸道的县委书记王武亮被免职。免职后的王武亮一直“隐藏”在国有企业“等待时机”,如今,“隐忍”13年的王武亮终于“重出江湖”了!2018年初,王武亮出任湖南轨道交通控股集团(原名为湖南基础建设投资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变成副厅级的“一把手”,王武亮能“重出江湖”归功于彭旭峰的突然“跑路”!!
  2017年3月初,彭旭峰离开执掌七年的长沙地铁,出任湖南轨道交通控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彭上任才20多天,就突然举家外逃,涉嫌受贿、洗钱数以亿计,位列2017年全国外逃贪官之首!!
  彭旭峰跑路后差不多有一年的时间里,湖南轨道交通控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一直空悬。直到2018年初,该公司总经理王武亮顶着酒后打交警被免职,其子王秦在银行违规揽储领高薪的“硬伤”,接任党委书记、董事长。(上任后仍不收手不收敛,公司存款、银行开户皆由其一支笔审批。)
  王武亮履职董事长不到一年的时间,利用手中权力,损公肥私、化公为私,蚕食国有资产,还“内外勾结”“优亲厚友”帮助家人、亲属、朋友等围绕国有企业搞业务,慷国家之慨,显个人恩惠。在全面从严治党如此高压的态势下,王武亮不但不收手不收敛,反而变本加厉,毫无顾忌,视党纪国法如儿戏,集团其他领导班子成员皆被其玩弄于股掌之中。
  一、大额工程不履行招投标手续,委托让其亲友们施工。
  (一)集团全资子公司湖南金隅阳光房地产公司,一期项目违规邀标,涉及金额约5个多亿。被邀标的单位分别是望城乔口建筑公司和望城麟辉建筑公司,以及长沙市某建筑公司。
  (二)于2017年任职后不久,急不可耐的将湖南金隅阳光房地产公司还未启动招投标手续的二期房地产项目中,涉及金额1600万元(利润约为30%左右)的土方工程,未履行任何手续就委托由恒华机械化施工有限公司施工完成,而二期工程真正完成招投标,并与湖南省建工集团六公司签订合同的时间却是2018年。
  (三)湖南金隅阳光房地产公司一期工程设计项目虚假招标,涉及金额数千万之巨。由湖南省建筑设计院以高于市场价格的20%虚假“中标”。
  (四)集团全资子公司湖南长韶娄高速公路,一笔数额高达3900多万元的水毁工程,不履行招投标手续就委托由华路建设公司和娄底路桥公司两家公司施工。
  二、特批其本人及其朋友、关系户,以低于市场价甚至低于成本价的价格在湖南金隅阳光房地产公司购买洋房和别墅,同期同样的房型中有几套有王武亮批条的价格,甚至低于正常程序购房价格的一半以上,造成直接损失约为3000多万元。
  三、把国有企业当成自己的“家业”把自己混同于“老板”,一年来,不作为,不担当,私分国有资产,把国有企业的保值增值,当儿戏,把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作为炫耀的资本,十八大后,不收手、不收敛,还把“四风”问题发扬光大,王武亮在国企中起到了反面“头雁”的效果。
  (一)私分国有资产共计60多万元。在全资子公司湖南金隅阳光房地产公司以销售奖励为名,套取现金,伙同公司总经理熊某某等人巧列名目私分,其中王武亮间接或直接私分金额约为10万元。
  (二)众所周知,王武亮酷爱茅台酒,无茅台不上席,中央八项规定以来不收手不收敛,每天中餐喝了,晚餐喝,如此高的消费在哪里开支?在湖南金隅阳光房地产公司一期工程施工期间,把费用列支到湖南金隅阳光施工乙方,或安排公司总经理熊某某,通过巧列名目套取现金后开支;现阶段则分别由湖南长韶娄高速公路公司总经理罗某某、湖南磁浮集团常务副总王某某、湖南金隅阳光房地产公司熊某某通过套现贪污来满足其需求。
  (三)包养情妇,湖南轨道交通控股集团新任综合部主管何某某为其包养的情妇,2018年,王武亮严词逼迫集团党委副书为其拉票后,高票当选为集团主持工作的团委副书记,集团很多套现的资金的使用均是通过其之手。
  四、以湖南省国资委的“三项制度改革”为幌子,违法违规的大搞“政治清洗”。美名其曰“能上能下”,实则利用竞聘上岗,无原则、无底线的进行洗牌,提拔任用“邵阳”“望城”“秘书帮”的干部,甚至毫无顾忌的把众多犯过错误或被双规过的干部或是退休不符合返聘条件的干部无条件的重新启用。湖南轨道交通控股集团上下各部门、各子公司重要岗位都布了局,接下来就是这个不知敬畏、不存戒惧,不守底线的董事长肆意腐败掏空国有资产的时候了。
  国有企业董事长的这种肆无忌惮的疯狂敛财,使“”海晏河清、朗朗乾坤”永远都只是个梦,所以需要我们团结起来,坚决同一切消极腐败现象做斗争,确保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